<i id='66vw1'><div id='66vw1'><ins id='66vw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66vw1'><em id='66vw1'></em><td id='66vw1'><div id='66vw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6vw1'><big id='66vw1'><big id='66vw1'></big><legend id='66vw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fieldset id='66vw1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66vw1'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66vw1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66vw1'><strong id='66vw1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<tr id='66vw1'><strong id='66vw1'></strong><small id='66vw1'></small><button id='66vw1'></button><li id='66vw1'><noscript id='66vw1'><big id='66vw1'></big><dt id='66vw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6vw1'><table id='66vw1'><blockquote id='66vw1'><tbody id='66vw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6vw1'></u><kbd id='66vw1'><kbd id='66vw1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span id='66vw1'></span>

          3. <ins id='66vw1'></ins>

            補碗高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网站你懂我意思吧_日本无吗无卡v二区_日本邪恶工番

              很久很久以前,有個補碗匠叫袁石頭。袁石頭是補碗匠中的高手。
              這天,袁石頭挑著工具擔子,剛走進一條胡同,便被一個人拽進一處院子裡。這個人叫馮七,他捧出一隻精致的匣子,讓袁石頭修補裡面的破碗。
              袁石頭看瞭一眼匣子裡面的東西,臉色驟變,當即抱拳拱手,說:"在下技藝平平,難當此重任。"說罷便轉身要走。
              馮七一把拽住袁石頭,目露兇光,對袁石頭說:"補好碗有賞,否則死路一條。"
              就在兩人僵持時,從裡間走出來一個人,喝住馮七,向袁石頭躬身道歉,懇求袁石頭出手,幫他修補好那隻破碗。
              袁石頭還禮時,抬頭一看來人,眼睛不由一亮,說:"這位爺,您可是於重陽?"
              那人一愣,說:"你是?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激動地說:"恩人!您怎麼不認得我瞭?我是袁石頭呀!"
              於重陽一聽"袁石頭"三個字,渾身一顫,盯著袁石頭的臉看瞭老半天,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道:"恩人!真的是你?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和於重陽相遇,怎麼互稱對方"恩人"呢? 原來,十年前的一天,袁石頭外出補碗,被一群兵丁攔住,為首的就是於重陽。他求袁石頭去補一隻細瓷湯盆。因為前些日子於重陽帶兵剿滅瞭叛黨,繳獲瞭不少戰利品,其中就有一隻價值不菲的金魚嬉水細瓷湯盆。
              按照當時的慣例,必須把貴重的戰利品上繳。可士兵不小心把貴重的細瓷湯盆打破瞭,這可是要被重罰的呀。於重陽被逼無奈,決定死馬當作活馬醫,找個補碗匠補補,這才攔住瞭袁石頭。
              袁石頭跟著他們進瞭軍營,對著打破的細瓷湯盆整整琢磨瞭一宿,然後采取內釘打鉚的辦法,補好瞭細瓷湯盆。袁石頭又在鋦釘外面抹上細釉,還把那幾道破痕修成瞭彎彎的水草,和原來的金魚嬉水渾然一體。
              當時,於重陽一定要重謝袁石頭,可他堅決不接受。於重陽見袁石頭孤身一人,便幫袁石頭說媒,讓他娶瞭親。後來,袁石頭夫妻遠走他鄉,和恩人於重陽也就再也沒見過面瞭。  袁石頭指著那隻碗問道:"恩人,這可是極品白玉碗呀,你怎麼把它弄破瞭?"於重陽長嘆一聲,說:"我全族的命都系在這隻碗上瞭!"
              原來,於重陽與袁石頭分手後,他帶兵南征北戰,屢立戰功,皇上十分器重他,封他為侯,並賜江山萬代白玉碗一隻。前天,宮裡傳旨,七日後皇上要駕臨於府,命於重陽早做準備。
              於重陽知道,設宴恭迎皇上時必須用到江山萬代白玉碗,可那隻碗竟然鬼使神差地被打破瞭。打破禦賜之物,這可是滅門大罪,於重陽嚇得魂飛魄散。待他冷靜下來,就想故伎重施,找個絕頂的補碗高手修補白玉碗。他得知民間有個補碗匠手段高超,就命馮七把他請來,沒想到請到的竟然就是當年的恩人袁石頭。
              袁石頭沉思半天,說:"事已至此,咱們就賭一把吧!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讓於重陽準備好七天時間,備上美酒,關好院門,不許任何人打擾。然後他把那隻打破的白玉碗擺在桌上,盯瞭三天三夜之後,才慢慢動手。他像春風抽柳芽一樣擺弄著那隻破瞭的白玉碗,直到把碗嚴絲合縫地弄到一塊。然後拿來美酒,面對白玉碗,一杯接一杯地喝瞭起來。袁石頭整整喝瞭一天一夜,突然一張嘴,一口鮮血噴到瞭白玉碗裡,隨即他整個人癱倒在地,昏瞭過去。
              於重陽聞訊趕來,救醒袁石頭。袁石頭捧過白玉碗,隻見碗完好如初,原來的破損處變成瞭一輪旭日,怎麼看怎麼有意境。
              於重陽喜上眉梢:"恩人,修好瞭?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沒有回答,取過酒壺,慢慢把酒倒進碗裡,隨著碗裡的美酒慢慢斟滿,那旭日竟然散放出淡淡的紅光,整碗酒仿佛被紅日映成瞭淡淡的粉色。
              於重陽立馬跪在袁石頭的面前,淚流滿面地說:"絕技!恩人,我一輩子都忘不瞭你!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休息瞭一會兒,便要求回傢。於重陽因忙著部署迎接皇上的事,便同意袁石頭先回傢,等送走皇上,再接袁石頭全傢進府享福。到瞭晚上,馮七護送袁石頭回傢,誰知他轉來轉去,卻把袁石頭領進瞭一個陌生的大院裡。袁石頭還沒弄清是怎麼回事兒,便被按倒在地。隻見一人踱步過來,陰陽怪氣地說:"袁師傅好手藝呀,一隻破碗竟能讓你補得更具情趣!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一皺眉問:"你是誰?放我回傢!"
              "當著高人面,我也不說假話,本人姓董,名良!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一聽就愣住瞭:這董良是當朝宰相,他不明白自己一個草民怎麼會引起相爺關心。
              董良一陣大笑,說出瞭實情。原來,於重陽深受皇上器重,遭到瞭董良的嫉恨,董良一心要除掉他。聽到皇上要去於府,董良便讓自己安插在於府的馮七打破白玉碗,想要借皇上的刀殺死於重陽。他沒想到半路殺出個補碗匠袁石頭……
              董良對袁石頭說:"聖上駕臨於府時,如果你出面說明碗是修補過的,本相不但免你的罪,還會重重賞你!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閉上眼睛,一言不發。
              "袁師傅是要考慮考慮吧,那好,先讓袁師傅考慮一會兒!"
              不知過瞭多久,董良問道:"袁師傅,考慮好瞭沒有呀?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依然緊閉雙眼,一言不發。董良一擺手,兵丁們立即押上來兩個人,正是袁石頭的妻子梁氏和他們的兒子。
              袁石頭渾身一抖,猛地睜開眼睛,驚得頭上青筋暴起,哀求道:"大人,求您放過他們!"
              董良說:"袁師傅,你搞錯瞭,不是我不放過她們,是你不放過呀!隻要你一點頭,滿天烏雲就全散瞭!"
              袁石頭看瞭看老婆和孩子,又看瞭看滿臉殺氣的兵丁,痛苦地閉上瞭眼睛。
              皇上駕臨於府,君臣稍作閑聊,便一起入席。於重陽雙手捧上江山萬代白玉碗,給皇上敬酒。皇上頓時被碗裡的紅日吸引瞭,他說道:"於愛卿,朕記得原來這碗裡並沒有紅日呀?"
              於重陽躬身說道:"萬歲,臣得到陛下的賞賜後,把此碗當作傳傢之寶供奉,後來有位世外高人來臣府上,見到此碗,大為吃驚,說此碗又叫‘盛世碗’,隻有碰上明君忠臣,碗中暗藏的太陽才會出現,他給為臣磨瞭半天,最後碗裡現出這輪旭日。"
              眾大臣連聲稱贊起來。董良突然站瞭起來,冷笑道:"於大人,本相聽說,江山萬代白玉碗在於大人府上被打破瞭,於大人花重金請匠人重新修補,並在破損處以旭日遮掩,可有此事呀?"眾人全愣瞭。於重陽急忙說:"董大人莫要開玩笑!"
              "我不是開玩笑,是有人告到瞭本相這裡!"董良說完一擺手,袁石頭的妻子梁氏被帶瞭上來。她跪倒在地,向皇上述說瞭袁石頭修補白瓷碗的事兒,並說她現在就可以讓那破碗現出原形。
              皇上命梁氏立即讓碗復原。梁氏拿過碗擺在面前,淚流滿面地盯著碗,約有半個時辰,突然猛一張嘴,一口鮮血噴在瞭碗上,然後梁氏把碗放到水中,隻聽一陣極細微響聲後,那碗按原來破碎之處,一點點重新裂開瞭,那輪旭日竟然是鮮血,也化在瞭水裡。
              於重陽早已嚇得魂飛魄散,他急忙跪倒在地,向皇上說出瞭實情。皇上勃然大怒,命人把於重陽推出去斬首,並讓董良前去監斬。追魂炮響之前,董良來到於重陽面前說:"跟我鬥,能有好下場嗎?現在後悔瞭吧?"
              於重陽一笑說:"我是欺君,死罪。可你呢?聖上早就知道你我黨爭,你又叫人弄破瞭禦賜的江山萬代白玉碗,聖上會不知道嗎?會放過你嗎?"
              董良頓時打瞭個冷戰,一時不知如何回答。
              追魂炮響三聲,劊子手掄起瞭鬼頭刀……
              沒過多久,皇上便查明宰相董良結黨營私,把他滿門抄斬,這其中自然也包括那個回到宰相府的馮七。
              再說袁石頭在於重陽被害的晚上,領著一傢人跪在郊外,遙望於重陽傢的方向,點香燒紙,淚流滿面道:"恩人,別怪我跟他們說瞭檢驗補碗之法,我不那麼做,他們就會殺我全傢!求您原諒我。" 袁石頭磕瞭三個響頭,站起身來,擦瞭眼淚,領著老婆孩子,落荒逃離瞭京城。